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城之北城 第一章

第一章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妈妈,是不是明天我就11岁了?”孩子躺在床上,用被子裹住了小半张脸。
“嗯,我和你爸已经买好了一个大蛋糕,明天的生日派对上会有很多人来给小时庆祝生日的!”女人说道,摸了摸孩子额前的乱发。
“卿表哥也会来吗?”
“大家都会来的。睡觉吧!”
远处教堂的钟声响起。
“生日快乐!宝贝!”女人话音刚落,就赶忙关掉了床头的灯,匆忙跑出了房间,从外面锁上了门。
“妈妈?”女孩从床上跑下来,使劲拍打着门,“妈妈!”
女人在硕大的城堡里跑着,向地下室跑去。
前些日子的画面历历在目。
“这个给你。”温海威递给夫妇二人一只蝎子。
“这是什么?”女人问道。
“这是蝎神的爱物,将它锁在地下室里,度在蝎日的零时便可拿出泡酒,次日给女儿服用,便可去除你女儿的异病。”温海威说道。
女人拿出钥匙插入锁孔,由于太过焦急,钥匙断在了里面。
女人慌了,飞奔向二楼男人的房间,途中在楼梯上摔倒,腰前的一朵蝴蝶结挂在了扶手上,身上也被划伤了几处。
她没有停歇,而是向上跑去,终于到达了男人的房间门口。
回应她使劲叫门的,是死一般的沉寂,隐约有孩子的叫声。
脚步声由远及近。
女人跌坐到地上,面色苍白,哆嗦道:“蝎神大……大人……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们只是想……想救孩子……”
四周一片漆黑,看不清来人是谁。
“砰!”
枪声打破了一切平衡。黑暗里,鲜血汩汩流出。
女人用血写下了“XS”二字,断了气。
来人微微一笑,越过尸体,用钥匙打开被反锁着的房门。
“张子浩先生,呵,你不配姓张。”
房间里被翻得乱七八糟,一片狼藉。地上趴着一个男人的尸体,尸体已经面目全非,浑身是血。
“那你配姓张吗?张子宸先生。”男人磁性的声音传来,却如钢琴音一样清脆。
“谁?”凶手慌了。
地下投射出一个影子,在月光下格外明显。
窗台的扶手上站着一个人。在皎洁的月光的映衬下,全身漆黑色的服装显得格外耀眼。背后那雄鹰一般的翅膀,与传说和壁画上的并不是太相符。及腰的黑色长发在空中飞舞着,不少挂在了翅膀上。整个人逆光而立,看不清面容与深情。
“我是蝎神。”蝎神自我介绍道,“东西。”
“什……什么东西?”张子宸脸色苍白。这才想起,今天是蝎日,只要有月光,蝎神就会出现。
蝎神轻轻跳下,走来。
“我的蝎子。”冰到极点的话语。
“什……什么……”张子宸依旧不认帐。
“提前配好地下室的钥匙,杀了公寓的男主人,打开地下室,偷走我的蝎子,在锁眼里放入细沙,杀害女主人。”蝎神顿了顿,“殊不知本应该在同学家的女孩现在就在房间里。”
“蝎神大人!我这就把您的蝎子给您!您……您稍等!”张子宸脱下衣服,从内侧的口袋里拿出一只蝎子恭敬地递上去。
蝎神吹了声口哨。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蝎子蹦了起来,跳到蝎神头上。
蝎神转身,从二楼的阳台跳下。
“啊!啊啊啊……”张子宸的叫声响破天空,他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公寓。
二层女孩的房间。
“不用叫了,宝贝!”又是这磁性的声音,在黑夜里令人渗得慌。
“你是谁?”女孩用睡衣的袖子抹了抹眼泪。
“我叫刘蝎,你呢?”
“我叫张时之,我是的爷爷可是有名的鼎盛集团的创始人哦!”女孩夸耀道。
蝎神一愣,说道:“我是蝎神。”
“欸?蝎神吗?你和教堂壁画里的蝎神好像啊!”
“扑哧!”蝎神笑了出来,虽然他自己并不觉得应该笑,“我就是那个蝎神,万物的宠儿。”
“你精神分裂了吧!”张时之笑道。
“你这小子!”蝎神也感觉心情稍稍愉快了很多。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不怕他的人类。
“我可是小女生!你才是小子,你们全家都是小子!”
全家吗?好天真的孩子。
“算了,你爱信不信,自己去看看吧!记住,不论你看到了什么,都不要出声,有什么事情我在你旁边。”
“可是妈妈把门锁上了。”
蝎神顿下身,抱起张时之,穿过门,走了出去。
“这……”张时之还没有说话,就被蝎神捂住了嘴。
她看见的是一片狼藉的场面,那岂能是一个仅仅11岁的小孩能承受住的。
张时之的眼泪夺眶而出,但她没有说话,咬紧了牙,从蝎神怀里跳下,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喂……”蝎神跟上去。
张时之在敞开的门前驻足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
而蝎神那面慌了,没曾想那女人死前将自己名字的缩写写了下来。
蝎神走向前,用脚将“XS”两个字母蹭净:“人不是我杀的。”
“凶手一般有重返案件现场的怪癖。”张时之说道。声音略带哭腔,却异常冰冷,连她自己也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蝎神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也没说。他走到楼梯的扶手处,取下那个褶皱的蝴蝶结,回来系到张时之腰上。
出人意料的是,张时之没有反抗,任蝎神给她系上蝴蝶结,抻拉整齐。
“和我走吧!”蝎神站起身来。
“要我和杀人仇人一起走吗?”张时之冷笑道,完全没有了几分钟前撒娇的姿态。
“我托梦告诉过你的,只不过你没有当真罢了。日出之时就是我的逝世之时,这是一个即使你不愿接受也不得不接受的事实。”
“我本就一无所有,谈不上失去。”张时之转过身来,“我命令你,带我走!”
蝎神微微一笑:“适应地真快啊!”
张时之瞟了他一眼,走到阳台,蝎神紧跟在后面。
“那我们走吧!”蝎神抱起张时之,飞向月亮。

求点赞~(づ ●─● )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