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城之北城 第二章

第二章
“今天是我们铭槟中学的开学典礼,我代表全校同学向初一,高一新生表示热烈欢迎……”
掌声一片。
“喂,你真没去?”在二楼的一个窗户边,一个身着略显邋遢的人问道。
“无聊。”学生拉上窗帘。
洁白的衬衫外披了一件秋季校服,胸前银色的校徽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紫色的蝴蝶结整齐地立着,中央的校徽略微被挡住了些。黑色长裤和紫色运动鞋更是干净整洁,令人赏心悦目。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黑发,高高的扎在脑后,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被美丽的头绳或是发夹装饰。
“张时之!你别以为是学生会长就这么随便!”老师生气地说道。
学生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夹,取出几张纸,向门口走去:“周主任,您是说服不了我的。因为,我讨厌开学典礼。”
门“砰”地一声被关上,留下一脸愤怒的周主任。
一年前,张时之在阴森的城堡里目送上任蝎神刘蝎去世,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蝎神,与蝎子立下契约。
蝎子辅佐她担任10年蝎神,她以自己的记忆和鲜血回报蝎子。
那个蝎日,张时之,不,张小蝎正式任位。
自然,那个生日派对成了葬礼,张时之没有参加。
现在的张时之居住在自己那个空荡荡又很阴森的家里,以初一新生的身份进入了铭槟中学。她的堂哥张卿之是高中部的学生会长,而她是初中部的学生会长。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张时之点火前先划了根火柴:拒绝主持开学典礼!
这可把教导处的老师都气坏了,历届的开学典礼都是由新任学生会长主持,以确定这个会长的能力。可这个张时之不仅不主持典礼,还顶撞老师。
“真是气死我了!”周主任回到办公室,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
“又是那个初中部的学生会长吧!”李主任笑道。
“真不知道小郝看上她哪点了!”周主任把文件往桌上一放,靠在椅背上,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这也不能怪……”李主任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嗷!”周主任摔倒在了地上。
“老周,你也不是个省心的料啊!”办公室里哄堂大笑起来。
周主任爬起来,拍了拍屁股,嘟囔道:“这椅子是怎么搞得……”
楼下,张时之怀里抱着演讲稿,扭头向教导处办公室的方向看去,微微一笑,大步向主席台走去。
“大家好,我是初中部学生会长,初一四班的张时之。”
底下掌声如雷,而台上的张时之仍是一副冰山脸。
“下面我来宣读学校的具体规章制度。”
张时之把手里的文件翻了翻,不禁皱起了眉头。
没人告诉我规章制度这么多啊!
几张纸打印得密密麻麻,一章下面跟着好几条,每一条下面又跟着好几点,每一点下面又跟着好几小点。
张时之把文件递给身后的副会长,独自离开了。
全场哗然。
副会长王杰玟一脸茫然,只得开始朗读。
张时之回眸,嘴角流露出一丝难以琢磨的笑容,走进了教学楼。
这么多制度,呵,有意思。
在学生会办公室里。
小小的桌子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物品,张时之坐在后面,眼神凝重,像是在思考什么。
旁边的一个凳子上坐着一个男生。
相貌算不上特别,人海中未必能分得出来。鼻梁上的眼镜架稍有些掉色,看起来度数很高的样子。秋季校服的领子略有些歪,但领带和上面的校徽却是非常整齐。
这就是学生会副会长,初一三班的王杰玟。
“会长,你这也太随便了吧!大庭广众之下就给我塞了这么多事!”王杰玟对张时之的做法表示十二分的不满。
“让你主持开学典礼是私下里和你说的,不能说是大庭广众之下。”张时之瞟了他一眼,咬文嚼字道。
“这……”王杰玟一时哑口无言。
“初一是有6个班对吧!”张时之看着墙上初中部教学楼的平面图确认道。
“对啊,话说我们不是应该去高中部那面领校徽什么的吗?”王杰玟问道。
张时之走到桌子后面,从抽屉里拿出几张信纸递给王文杰一半,说道:“走吧,去每个班叫一下班长和副班长什么的,顺便把没有领到校服的同学的名单登记一下。”
“嗯!”
一行几人,穿过操场和小花园,从高中部的教学楼门口上了楼。
在前往高中部学生会办公室的路上,有很多高中部的学生。他们胸前蝴蝶结上的校徽是金色的,和银色校徽的初中部学生完全不一样。
在办公室门口,一个男生靠在墙上,双手放在裤子口袋里,懒洋洋地望过来。
“等你很久了。”男生打了个哈欠,推开门。
“抱歉。”张时之弱弱地回答道。她知道这句话里的意思,她也知道,这是很久没见的哥哥。
“知道就好。”张卿之说着,狠狠地踢了那仅有的一张桌子一脚,“起床啦,笨猪!”
桌子上趴着的男生坐起来:“喂,张卿之!你把桌子踢坏了怎么办?”
“我有把握掌控好力道的。”张卿之把几个大箱子拉过来,“来,你们自己分吧!这个箱子里是校服,这个是校徽,班长拿了班旗再走,副班长过来拿中学生守则!”
指挥得条理整齐,让人觉得这不像是一个新上任的学生会长。
趁那面的高中部副会长马绍宸和初中部的副会长王杰玟给各班发东西的空挡,张时之终于和哥哥面对面了。
只不过,这已不是她所认识的哥哥了。
这也不是他所认识的妹妹了。
或许这才是他认真起来的模样,时之心里猜想道。
或许这才是她在经历了这么多后独自生活的模样,卿之心里猜想道。
二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对视了几秒,便不约而同地转移了视线。过了一会,各班同学代表陆续离开了,张时之只是说了一句再见,便离开了。
“你表情不对啊,怎么了吗?”王杰玟抱着文件问道。
“有吗?”张时之把脸别回去,想到自己竟与曾经在公寓里一同嬉戏打闹的哥哥隔阂到了这种地步,心里很不是滋味,莫名的想哭。
“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啦!”王杰玟一副乐天派的样子。
“不说。”张时之转移了话题,“你觉得高中部的学生会长和副会长怎么样?”
“我瞧见那个副会长马绍宸挺不错的,特爽快!那个会长张卿之感觉很暴力的样子……”王杰玟自顾自地评价着,或许是顺着张时之的话走,他没有转移话题,更没有给张时之半点说话的余地。
张时之也没说什么,一直听着这所谓的第一感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