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城之北城 第三章

第三章
放学后,大部分同学都陆续离校了,几乎全部教室都关上了灯。
但在这一片黑暗中,唯有二层尽头的一个教室亮着灯,一个身影忙碌着。
张时之和王杰玟仍在工作。新生档案,学籍号核对,社团纳新准备……本就很多的事情可以不必这么匆忙,但张时之仍要完成。
“嘀”的一声,是手表的整点报时。
张时之抬头看了一眼那布满灰尘的钟表。7点了。原本所有同学在5点半都离校了。
张时之把手里的一沓纸放入铁柜子里,对王杰玟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回家吧!”
“可是还有些学籍号没有核对,大概还有一个班的人数!”王杰玟用铅笔在表格上打了一个对号说道。
“用不着一天完成!”张时之走来,“明天中午吃完饭后在核对也可以啊!”
“可那样不就又乱了吗?”王杰玟把眼神转回电脑屏幕上。
“那就把当下这个人的完成吧!”张时之拿起刚刚核对过的学生的资料,随便翻了几眼。
过了一会,王杰玟把铅笔往桌子上一拍,说道:“完成了!”
“嗯!”张时之把他的书包递来。
“谢啦!”王杰玟接过书包,觉得不大好意思。毕竟自己是个男生,怎么可以让女生递来书包呢?
“你先走吧,我锁门。”张时之从书包里拿出一把钥匙,背上书包。
“嗯,那我先走喽!”王杰玟消失在了走廊尽头,“明天见!”
“明天见。”张时之拔下钥匙,走向楼梯。
这时,从楼梯上走下一个人。
黑色的短发杂乱地铺在头上,鼻梁上的眼镜反射着时有时无的光线。胸前金色的校徽正是高中部的象征。
“终于出来了啊!”
“……嗯!”张时之没多说什么——面对自己的堂哥张卿之。
“怎么这么冷淡?”张卿之皱皱眉。
“没什么,我要回家了。”
你还有家吗?
这句话猛地显现在脑海里,时之不禁打了个寒颤。这话已经不止一次听到了。
对啊,我真的还有家吗?
“和我回家!”卿之拉住时之。
“放开!”时之甩开卿之的手,时间仿佛在那一刻止步,对于卿之来说,冰冷的话语在耳边回荡,再也不是甜甜的“哥哥”二子,那种感觉是何尝的陌生。
他愣住了。
她也愣住了,低下头,刘海遮住了眼帘。
卿之心里有些恼火,把她推到墙上,一只手撑着墙,将时之逼在身前。
“看着我的眼睛!”卿之大声地说道,“我是你的什么人?”
“哥哥。”
“我爸是你爸的什么人?”
“哥哥。”
“所以你家里有困难,我是不是应该帮助!”
时之没说话。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现在住在哪里!一个人住在凶宅怎么行!”
时之还没有说话。她有很多想说的。什么自己是蝎神,自己知道凶杀案的真相,自己知道案件了断的原因……但她没有说话,或许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吧!
卿之感觉到了什么,把时之抱在怀里,语气也温柔了许多。
“算了。”他说道,“你是我的妹妹,一切由你。你要是还想回到那个家的话,我不拦着。只不过,你别忘了有我,有什么困难就和我说。”
“我知道了。”时之整了整衣领,头也不回地向楼梯口走去。
脚步声渐渐远去,在空旷的教学楼里格外响亮,直到脚步声几乎听不见,张卿之才叹了一口气,抬脚离开。
待张卿之离开后,张时之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三楼的楼梯口。她刚才使用蝎神的能力,制造了幻觉,才使张卿之离开。
张时之面前是一动不动的人,熟悉的面孔一开始让张时之大为吃惊。王杰玟,那个本应该在几分钟前离开学校的人,现在被蝎神张小蝎定在了这里。
看他的表情就可以知道他听到了兄妹二人的谈话,只可惜被定在了这里。
张时之,不,应该用她蝎神的名字来称呼她。张小蝎走到走廊尽头,打开尽头的窗户。夜晚的凉风呼呼地吹来,在月光的照映下,张小蝎的黑色羽翼变得格外清晰。
“新任蝎神原本应该在蝎日后才可以工作的。”脑中响起了这么一个声音。张小蝎没说什么,转身望向被定住了的王杰玟。
忽然,王杰玟身边出现了大片大片的乌鸦,围绕王杰玟转了几圈后,排成整齐的队伍从窗口飞出去,王杰玟的身影也消失了。
黑色的羽翼抖动了几下,带着张小蝎从窗口飞出去了。她已经纠结了很长时间,明明是蝎神,为什么召唤出来的却是乌鸦,连这羽翼恐怕也和乌鸦的翅膀没什么两样吧!
随着她的“乌鸦军团”,张小蝎在一栋居民楼下站稳了,黑色的羽翼和“乌鸦军团”消失了,剩下的是背着书包的二人。
张时之转身离去,没有一丝留念,嘴里反倒抱怨了一句:“真是个不省心的家伙。”
过了几分钟,王杰玟才恢复了意识,而他的记忆已经被蝎神篡改。他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走进楼道。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