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城之北城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二天是正式上学的第一天,但对于学生会的二人来说,并不是很忙。很多事情张卿之已经帮他们完成了。
王杰玟连声说了好几个“谢谢!”,而张时之则一句话也没有说,冷冷地扫过昔日里一同嬉戏的哥哥,独自回到了教室的那个小角落里。
第一日的第一节课,由老师讲解一些内容。
铭槟中学有着悠久的历史。相传由蝎神建造。
在很久很久以前,人们被苛刻的赋税压榨着,痛苦不堪。一位蝎姓人召集了同乡的贫民,自称救世主:“蝎神”,在11月19日发起了一场起义,史称“蝎神起义”。起义没有成功,蝎姓人也在城中心被绞刑。人们气愤地接连发起起义,将统治阶级政权推倒,并在城中心挖出了大坑,埋葬这些牺牲的勇士们。次日,在大坑上方,凸现出直通苍天的烟囱。人们惊诧地发现,这天恰是“蝎神起义”的日子,11月19日。只此以后,人们安居乐业,年年风调雨顺。
人们总是到烟囱下纪念这个伟大的奇迹,但日久天长,烟囱下端严重受损。一位有钱的商人听闻,出资在周围建起了大大小小的庙堂,庙堂里修建了蝎姓人的雕像和“蝎神起义”的壁画,供人们欣赏和祭祀。这位商人也因此穷困潦倒,在11月19日的夜晚,长出了黑色的翅膀,长长的触角,拥有了神奇的能力,从此隐身于烟囱里。
诸多的日子恰好重合在每年的这一天,日久天长,这一天便成为蝎日。
蝎神的出现,使得人们不在认为这是传说,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仰。在那之后,关于蝎神的事情便越来越多。蝎神修建的图书馆,蝎神修建的学校——铭槟中学,蝎神修建的医院,蝎神修建的公园……
“哈欠……”张时之大大地打了一个哈欠。身为蝎神的她什么都知道,也不会去听些什么了。
蝎神不定时会换届,每一个蝎神的出发点都一样,都会帮助人们。信奉蝎神的人都会在右手臂上烙有蝎神的一抹黑色标志。庙堂里的管理人物大都可以在蝎日与蝎神说上话。资历高的人被称为“老蝎”,他们的额头上烙有蝎神的标志。
有些蝎神会变成人的模样混在人群中,他们的演技甚好,以至于如果他们自己不承认自己的身份,没有人能认出他们。
张时之转着手里的笔,新发的教科书上已经被画了一只小猫,趴在栏杆上,望着远方。
忽然,笔掉在了地上。张时之无奈地抽了抽嘴角,拍了拍前面同学的肩膀。
前面是一个短发女生,给人一副很文静的样子。
张时之指了指地上,小声说道:“同学,能帮我捡一下笔吗?”
女生捡起笔,递给她。
“谢谢。”张时之接过笔。
“举手之劳。”女生笑道,转了回去。
张时之拿出橡皮,将猫擦去。
无聊,无聊,好无聊啊!
她心里抱怨着,把头别到窗外。
从窗外可以看到隔着一个操场的高中部教学楼。几只小鸟落在操场上,不一会就飞走了。几个老师说笑着,走进教学楼。一切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只不过……
“靠窗户倒数第二排的那个女生,对,就是你,干什么呢!起立!”老师的声音刚落,全班几十个同学的目光刷刷地射过来。
张时之无奈地站起来。
“我讲的东西你都听懂了?上学第一天就不听讲!那么想出去了?”
“听懂了。”张时之在同学们惊讶的目光里淡定地回答。
“那我问你哈!”老师顿了一顿,“蝎日是什么时候?”
“十一月十九。”
“辨别蝎神的最根本标志是什么?”
“右眼瞳孔内有蓝色的蝎神印记。”
“现任蝎神叫什么?”
“刘蝎。”张时之差点回答“张小蝎”,不过考虑到没有人知道刘蝎去世的消息,还是说了“刘蝎”。
老师有些尴尬,说道:“坐下吧!以后上课认真点。”
张时之坐下,完全将最后一句话当成了耳旁风。
无聊,无聊,好无聊啊!
她从内侧口袋里拿出怀表,打开盖子看了一眼:还有十多分钟下课。
她把盖子“砰”地一声盖上,不顾同座疑惑的眼神,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哪有把怀表放在内侧口袋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