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城之北城 第五章

第五章
一上午的课程很快就结束了。
张时之可算是睡了一上午,直到第四节课的下课铃响后,她迷迷糊糊地问同座:“下节什么课?”
“已经放学了啊!”同座,一个有着“杀马特”头型的男生惊讶道。
“是吗?”张时之从内侧口袋拿出怀表看了看,确实已经将近正午了。
在铭槟中学里,中午是不需要回家的。学生需要在食堂或学校外吃饭,很快便上课了。
张时之看向窗外的人群,趴在了桌子上,看着手心里怀表上的指针一点点地转。
无聊,无聊,好无聊啊!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整天有了这样的想法。整日无所事事的她,不无聊才怪。
张时之不打算去吃饭,也不打算做些什么,看着教室里的同学渐渐走光,她拿出水杯喝了口水。
张时之走出教室,顺手关上了灯。她穿过下楼的人流,逆行上了二楼,直奔学生会办公室。
可她到了门口便傻眼了。一摸口袋,竟没有带钥匙。往常的她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无奈之下,她只好下楼回教室拿钥匙。
从教室里出来,迎面碰上了王杰玟。
“嗨,不吃饭吗?”王杰玟问道。
张时之有些愣,为什么打招呼要先问吃饭了没?
“为什么要吃饭?”她傻傻地问道。
“正午了啊!”王杰玟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
“正午就一定要吃饭吗?”
“你不饿吗?”王杰玟问道,“正午不吃饭下午会饿的!”
“是吗?可是我现在不饿啊!”
王杰玟彻底被她的脑回路打倒了,无奈地松松肩,只好和她告别。
张时之目送他的离开,三步并两步地上了楼。
打开门,仍是那一抹熟悉的样子。算下来,她在办公室里呆着的时间不比在教室里呆着的时间少。不知怎的,无聊的时候总想到这里来。
她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纸,又从笔筒里抽出一支铅笔,开始在纸上画起来。
她在画人物,画得很认真,虽然画得不是很好看。
虽是入秋,但正午的阳光仍然很灿烂。从窗户里洒下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背上,暖暖的。
她一心一意地画着,以至于有人敲门,她也没有分神,只是短短地应了一声。
金色的光从纸上飞快地划过,张时之一愣,抬起头来。金色的校徽闪了一下光芒。
“哥哥?”她愣住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卿之笑了笑,把手里的东西举起来晃了晃:“喏,要是好好的把饭吃了,我就给你吃棒棒糖。”
棒棒糖?!
时之经不住诱惑了。
卿之笑了笑。他可爱的妹妹以前总是挑食,看来选择用她喜欢的甜的食物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
他把袋子放在桌子上,从旁边拉过来一把椅子坐上去,伸手把她的画拿过来。
“画得还是这么烂啊!”卿之皱了皱眉,拿过来起铅笔。
“要你管!”时之傲娇了。她打开袋子。袋子里是一个保温饭盒,还有一双一次性筷子。
打开饭盒,里面是热腾腾的饭菜,底下还有鸡蛋汤。时之问道:“你去哪买的?”
“外面。”卿之为她的画加工着。
“翘课了?”
“体育。”卿之头也不抬回答道。
“哦,好吧。”时之心里默默吐槽为何自己上午的课程那么无聊。
阳光仍旧是那么温和,照着兄妹俩。哥哥在画画,妹妹在吃饭,仿佛各在各的世界里,没有半点交际。时光在流逝,分针很快便走了一大截路。
“棒棒糖!”时之吃完了,撒娇道。
卿之看了她一眼,用笔勾勒出了最后的几笔,放在桌子上。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棒棒糖,撕开糖纸,放到她嘴边。
时之张嘴,一口咬住了棒棒糖:“苹果味的!”
“嗯。”卿之把糖纸扔到垃圾箱,走回来,“你好好看看,画画要怎么画?”
时之拿起纸,仔细端详着。
画面上,一个女孩穿着黑色的哥特式公主裙,坐在秋千上。周围是盛开着的花丛。远处的大树下几个孩子在嬉戏,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孩子爬在了树梢上。女孩的裙子上躺着一只黑色的猫咪,正贪婪地睡觉。
在女孩的旁边写着“SN”两个字母,画面的右下角写着“卿,9.3”。
时之蹩了蹩嘴,她看出来了,只有那个女孩的头部是她画的。不论是画风还是线条,与整个画面都非常地不搭。
卿之看了一眼手表,准备离开。
“哥哥是萝莉控吗?”时之问道。
“不,”卿之拉开门,“我是妹控。”
“没空?”时之有点懵。
卿之笑了笑,走出去,关上门。
没空?妹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