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K王的国度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王……”御芍神紫愣在了原地。没想到他在来的路上还一直调侃的五条须久那,现在竟是他的王,他立即跪下了。
“别这样啦,紫!”须久那连忙把他扶起来。虽然紫比他大了好多岁,但两个人的关系已经不仅仅是好朋友,好兄弟的关系了。
阿尔法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忽然警觉起来,向四周看去。刚才似乎有什么人在暗处盯着她,就好像一只凶恶的野狼盯着远处的猎物一般。她有点疑惑,最有可能记恨她的人都在眼前——五条须久那和御芍神紫极有可能因为比水流的事情记恨她,那么还有谁会记恨她呢?
“不过即使这样,我也不会原谅你的!”须久那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干预流的梦想!明明每个氏族之间井水不犯河水的!你凭什么杀死流!”
“如果没有德雷斯顿石盘的能力,他怎么可能活着……”
“那也用不着你管!”说话的人仍是须久那,“我……我……我曾经决心要赌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来支持流的游戏,可是你!你平白无故地出现,毁了一切!”
阿尔法的眼神有点暗淡,或许须久那说的句句在理,她也无从反驳。或许她应该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给须久那讲一讲这个所谓的游戏的实质。
“五条须久那,你先别激动,你听我说……”
“我为什么要听你说!你闭嘴!”
“须久那……”紫有点听不下去了,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他明白须久那对流的计划的痴迷,这样的情绪也是有情可原。
阿尔法咬了咬嘴唇,从右手里幻化出一个椎体来,说道:“如果你能逼我认输,我会道歉的。想让我为曾经比水流的计划做什么都可以。”
须久那被挑起了战劲,挥起了他那闪着绿色光芒的镰刀:“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我当你是下战书了。”阿尔法将双手放在了裤子口袋里。黑色风衣随着风飘起来,不知这风是深夜的晚风还是因两个王而刮起的风。
“喂,须久那……”紫想上前拦住他,须久那却已经冲向了前方。
镰刀划过,也只是打破了那一片影子,阿尔法本人早已不知去向。
“你要不然先冷静一下,”阿尔法在他的身后出现,“面对一个拥有瞬间移动能力的人来说,你这样盲目攻击是没有用的,反而会消耗体力。”
为什么感觉到了来自须久那的深深的恶意……貌似今天调侃他太多了。
“有本事你别躲啊!躲来躲去算什么!”
“我两手空空,不躲等着被你打到啊!”不用说,短短的几分钟,阿尔法已经不知道瞬间移动多少次了。
为什么这家伙每句话都这么欠揍?
“好吧,我不躲。你来吧!”阿尔把手拿出来,不再耍酷。
须久那步步向前,阿尔法步步退后,不一会就走出了公园。每一道绿色的光线划过,都有一道紫色的光线与其相碰撞。细心一点就会发现,每一道紫色的光线都会凝结成一个小人,恰是那jungle里王的虚拟人物,在须久那的镰刀下被砍作两半,消失在夜色中。紧随而来的紫看着这些被砍成两半的“王”,无奈地笑了笑。须久那太过于用心了,以至于没有发现这滑稽的场面。
忽然阿尔法的手机响了,她也顾不上停下来,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就连那上面的来电人都没有看清,手机就摔在了地上,屏幕正中心的弹孔还冒着一缕烟。
方位,角度,力度,弹道,子弹的型号。一切在阿尔法的眼里瞬间闪过,立即确定了全部信息。阿尔法也不顾流着血的手,将手向外一挥,一排银色的刀片从指缝间流出,一个接一个整齐地插在了旁边楼房二层的窗户边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须久那和紫都看去,特别是须久那,一瞬间脸色被吓得苍白。
窗户边上是一个狙击手,棕色的头发随着风飘出窗外。
阿尔法很生气,但什么也没说。那个手机里有很多重要的信息,更何况刚才有人打电话,就这么被这个狙击手毁了。即使能恢复手机上的所有信息,那个电话也接不上了。她最讨厌不接他人的电话了。
“下来。”阿尔法的声音冰冷地如冰一样。
“别那么生气嘛,天使姐!”狙击阿尔法手机的人背着来复枪下来了,“啊呀,不对应该是阿尔法。”
“你觉得我想见到你……的枪吗?”阿尔法满脸黑线地问道。
“当然不想啦!话说这两位是?”
“绿之氏族。”
“欸?”
“绿之王五条须久那,j级成员御芍神紫。”阿尔法补充道。
“我也有在玩jungle诶!今天终于见到了王了!”她自我介绍道,“我叫浅田美代。不知道能不能升级呢!或许我能帮你们对付阿尔法,我知道她的很多缺点和把柄……”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还在绿之氏族面前说了一大堆,明显就是想加入绿之氏族。
等等,汽车的声音,还不是普通的车……
“刚才我听到了枪声,有人开枪吗?”阿尔法只觉头上有一群一群的乌鸦飞过。浅田美代明明装了消音器,怎么可能听到枪声。
“青之王?”紫说了出来来人的名字。
“哦呀,是绿之氏族啊!”
“不,是第五王权者,绿之王,五条须久那。”阿尔法纠正道。
气氛瞬间凝固起来,三位王的眼神各不相同,也有着自己不同的打算和计划。阿尔法收回了自己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空中只剩下了青色的和绿色的剑。
“没有注意到达摩克利斯之剑是我的失误,让你见笑了,绿之王。”宗像礼司笑着说道。
为什么气氛这么诡异?阿尔法沿着礼司的目光看去,一眼就看到了浅田美代和她背着的来复枪。看了看自己仍滴血的手,不知怎的有些担心。浅田美代,也叫毒蝎。
“以后浅田美代就是绿之氏族的人了。”须久那宣布道。
“是吗?根据120协定,我等Scepter4也无权插手了。”礼司笑道,扶了扶眼镜,“阿尔法,你受伤了,要不要到车里来包扎一下?”
阿尔法捡起手机的残骸,放到口袋里:“谢谢,不用了。浅田美代,我们的帐还没算完,我劝你少惹是生非,更别牵扯到其他人。”说着,她消失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