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K王的国度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雪花飘洒着,渐渐地铺满了大地。但这丝毫没有掩盖住这青色与赤色。寒冷的夜晚虽有着熊熊的火焰在燃烧,但也阻挡不了青色的步伐。
没错,这正是吠舞罗占领学园岛的晚上。
宗像礼司绕过吠舞罗的眼线,到了一座寺庙前的空地。周围的树木映衬这他高挑的身材,没有一丝褶皱的制服忽而在微风下摆动。
向他走来的周防尊则皱了一下眉,望向身后。
“怎么了吗?”礼司略带挑衅的语气说道。
“没什么。”尊向前走着,只不过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
躲在树后的阿尔法吓出了一身冷汗。由于赤之王知道了她的存在,也就能知道她在这附近。
阿尔法望向尊坚定的背影,叹了口气,消失了。
联络桥的桥墩高高的立在河面上,紫色的身影出现在上面。
“还是不敢吗?”头上忽然出现了一只兔子,不过阿尔法已经习惯了她的神出鬼没。
“没办法啊!”阿尔法的语气里满是无奈,“我也想调整他的威斯曼偏差值,但周防先生一旦反抗,对我来说后果还是很难想象的。”
“嗯……中尉那面呢?”
“已经联系好了,不会出现意外的。”
“真的吗?”
“连我都不相信啊!”阿尔法把兔子提溜下来,放到眼前,“你要是再不相信我的话也总应该相信国常路先生吧!”
“没有不相信你啦!只不过怕你出现失误,最后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
阿尔法一愣:“放心啦!我还是又把握的。你冷吗?”
兔子瞟了她一眼,说道:“你觉得呢?”
这只兔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毕竟也只是一只玩偶。即使被赋予了灵魂,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只会说话有思想的玩偶罢了。
“我们回家吧!反正一时半会也打不起来,在这里只会添乱。”
“随意喽!”兔子说道,“家里好像没有牛奶了。”
“那我再去买一些吧。”
阿尔法和兔子说着有着没着的话题,消失在夜色之中。
次日。
当青之王的剑直直地刺入周防尊时,鲜血四溅。他张开了双臂,嘴里喃喃道:
“抱歉,安娜,再也无法给你看美丽的红色了。”
美丽的红色,是吗?
阿尔法想着,空中出现了紫色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即使没有人能看见,但也不妨碍她使用能力。
在确保了那真真假假的众多“兔子”已经不在身边后,阿尔法将手从口袋里拿出,摸了摸即将消失的赤色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杀戮洗礼后的荒野在延伸。
双脚用力踏着地面的凹凸不平,连接着远方的地平线。这里没有遮挡物,干燥的空气抚摸着肌肤。头顶无边无际的苍穹如同广袤无垠的宇宙般漆黑。
荒芜而广阔的空间。
这是个没有丝毫人烟的孤独世界。
不过,却是到处令人神清气爽的场所。到处都没有牵绊,没有任何形式的束缚。一切全凭自己的力量,以自身的意愿决定自己的未来。严正,硬质而辽阔,代表着自由。
因此才能随心所欲。
没有所谓的意义,无需顾及形象,只管尽情地奔跑。
传到脚上的是坚硬大地的触感,吹拂头发的是充满尘埃的干风。喷出的气体带着热量。炽热感充满着整个身体,无处发泄,非常难受。但他脸上却露出笑容,整个身心都兴奋无比。
肌肉在跃动,骨头在嘶吼,血流在奔腾,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不断新生。
他竭尽全力活动手脚,猛地踢向大地。即使他自始至终都在尽情奔跑,这个世界依然很大,大得惊人,高得让人头晕,深得不见底。
这就是自由。
现在终于自由了。
他猛地停下来,大吼一声。即使声音嘶哑,内心的堵塞也终于散发出来。
一丝温柔从他眼神中闪过。一个哥特式女孩跑来。白色的长发飘着,头上的红色头饰一晃一晃。她跑得太急促,跌倒在地上。手肘微微擦伤,渗出血,头上的小帽子也掉落在地。
她站起身,继续跑向男人。
周防尊弯下身,看着女孩。
女孩也看着他,半响才吐出一句话。
“尊……”
他笑了笑。
明明自己已经逝去,却偏偏又见到了安娜。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吗?还是说两个人的红色天生便可相容呢?
眼前的事物渐渐消失,那熟悉的触感也没有了。现在的他什么也不想说,不想做。不再想刚才那样热血沸腾。
“尊!”
他想和安娜说什么,但什么也没说。
吠舞罗的口号再次传入耳边。
“No Blood!No Bone!No Ash!”
回到现实了啊……
一抬头,一抹紫色映入眼前。
真是的,是要说你瞎管闲事呢?还是要说谢谢呢?
最终,最后一丝红色也消失了。
阿尔法长吁一口气,眼神中的紫色渐渐变为深幽的黑色。她从树梢上向下跳,消失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