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K王的国度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灰之王
“好,谢谢你了!”时之换了鞋。即使都是日本人,但却沿袭着德国当地的生活方式。
“啊,对了,你顺便把他叫下来吧,午餐马上就好!”施瓦本太太说道。
“Danke.(谢谢)”时之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德语,走上楼。
施瓦本太太笑笑,走进厨房。这个时之,什么时候都那么忙!
时之走上二楼。她在设计这栋别墅时,将每个楼层的楼梯口都设计成了古典欧式风格的大门。她推开大门,立即听见了电视机播放的声音。
看来这个门的隔音效果还是不错的。
时之顺着声音,向其中一个客房走去。她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浑重的声音。
“啊,该吃午餐了是吗?施瓦本太太。”
时之笑了笑推开门。只见一个中年男子坐在地毯上,手里拿着一罐堕天使的啤酒,正津津有味地看着日本的频道。
“好久不见啊!”时之将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耍帅。不得不说,她的身材很好,衣服也很合身,显得整个人精神抖擞,与那面的男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第六王权者,灰之王,磐舟天鸡!”
“你是谁啊?”磐先生放下手里的啤酒。
“我是这个家的主人,也是拆了你的炸弹,把你带打晕离日本的人。”在当时离开御柱塔后,时之便是去将扔在一边的被她一记刀手打晕了的磐舟天鸡带到她家养伤,还请了朋友来照顾,“我叫宫崎时之。”
磐先生脸色一变:“那你有看见比水流的遗体吗?”
“现在可以吃午餐了,那些事情我们可以在午餐后慢慢聊。”时之说着,做出了请的动作。
“好吧!”磐先生起身。当他走到门口时,时之已经消失了。
他走下楼,施瓦本太太已经将饭菜摆在了桌子上。
“啊,磐先生。”施瓦本太太招呼道,“小时回来了,我也就不在这里打扰了,我先走了。”说着,她便准备穿鞋。
“你不在这里吃饭吗?”磐先生问道。显然,几天的相处,他们关系还不错。
“不了,我还有事,告辞了。”施瓦本太太推开门,走出去。
磐先生愣在了原地。这些人怎么都这样啊!那个自称是这个家的主人的人什么也不说,一转眼就消失了,施瓦本太太也匆匆离开。殊不知已时之的性格来看,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他看着一桌丰盛的午餐,不禁蠢蠢欲动。
而时之则来到了城里,扣响了一家报社里的办公室的门。
“哦呀!中午好啊,小时!好久不见!哪阵风把你吹来了?”已经吃完饭,正在喝果汁的雷奥哈德·施瓦本(Leonhard Schwarbe)调侃道。
“雷奥,难得今天你喝的是柳橙果汁,不是那酸到令人发飙的柠檬汁。”时之同样不甘示弱,一口柏林腔的德文调侃道。她和雷奥哈德算是旧识了,也就不以尊称相互称呼了。
“今天竟然没有穿你那件黑得瘆人的哥特式洛丽塔长裙,感谢上帝,你没有再次黑瞎我这双光灵的双眸。”
“你中午吃的海鲜披萨不但没有把盒子扔掉,还掉在了办公桌上,我现在是不是应该把伯母叫来?”
“你要是再不给我点零花钱我就该饿到把你的报纸全吃了的地步了,亲爱的。”雷奥哈德将时之直逼墙角,一只手拿着没有喝完的柳橙汁,一只手略过她的头顶,摁在了墙上。
这个姿势啊……
赤裸裸的壁咚!
要是让黑泽零知道了,他会发飙的。
时之没理会他,把嘴凑上去,吸了一口果汁。
酸啊!!!
“你要是再敢壁咚我小心你的工作丢了!”时之猛地把他推开,“我说了多少遍了,酸的饮料对身体不好!”
“啧,真不给面子!”雷奥哈德把手里的饮料放下,从角落里拿来一沓子报纸,“诺,柏林日报!”
“谢了。”时之接过报纸,“伯母已经离开我家了,你趁早安分点!再见!”
“拜拜!”雷奥哈德说道,转身做回了办公桌上,大口喝了一口他的柳橙汁。
而那面,磐先生吃完饭后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到二楼的客房睡一会。门开了,时之进来,向他打了招呼。
“磐先生,不要来和我聊一聊吗?”时之把手里的报纸放在柜子里,走进了厨房。
“你不应该解释一下吗?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之类的。”磐先生坐到沙发上。
“你应该也看到了,我强制将阿道夫k威斯曼的威斯曼偏差调整,使他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重新上升,同时收回了石板上的绿色,也就是当初被释放的石盘的能力,包括比水流。”时之拿杯子的手顿了一下,“原本自迦具都事件后,他就不应该活着,但石盘给了他第二次生命,自然不能让他胡乱做事。”
“那和你有什么关系?”磐先生问道,语气里满是质问和不解。
“我可以代表了石盘。”时之短短的一句话,没再说下去。
她将咖啡豆放在咖啡机里,打开开关。随即用另一只手从面包袋里拿出两片面包,放入面包机,打开开关。
“哈?”磐先生显然不信。
“就是这样,我不愿多费口舌。”
“你什么意思?”磐先生想要展开自己的圣域,而能力却被束缚,根本无法使用自己的能力。
“趁早别费力气了。”时之笑着说道,“这是我的地盘,即使你是王,也不能做些什么。去收拾一下吧,一会我吃完饭就走。”
“去哪?”
“比水流的……”时之想了想应该如何表述,“坟墓……”
磐先生楞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有说,离开了厨房。
时之望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继续准备她的午餐。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