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K王的国度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是吗?”宗像礼司故作惊讶道。
“嗯。”阿尔法说道,“我懂一些计算机程序系统,在政治,经济,文化,医学,天文,数理等各个方面都有涉足,希望可以帮到你们。”
“哦呀,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恕我直言,你从来没有看错过人。”
“哦?”礼司端起茶杯的手顿了一下。
“每一个王在被石盘选中时,各方面技能都会提升。能将Scepter4治理得这么好的王,当然不是普通人了。”
“恭维的话就不用说了。”
“这倒是。”阿尔法起身,“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先告辞。下午我们在御柱塔见面。”
“不送。”
“呵,真是绝情啊!”阿尔法离开了。
与此同时,在市中心一个路口地下。
“啊,吃得好饱啊!”五条须久那躺在地上,感叹道,“美代,你做的饭和磐先生有得一比啊!”
“你喜欢就好,我可以每天换着做的。”美代正在收拾碗筷。她已经住了进来。
“不过,你说你能帮忙对付阿尔法,看起来不像啊!”须久那坐起来,从一旁拽过来游戏机。
“当然啦!她要是敢对我出手,见面第一天我就死了。”美代说道。
“可是不管怎么说,阿尔法都是王啊!没理由不敢动你吧!”
“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我会什么。”
“要比试一下吗?我们jungle可不反对私斗的。”须久那难得放下手里的游戏机,兴趣满满地问道。
“那可得等一会了。”美代打开水龙头,开始洗碗。
不一会,在绿之氏族基地外的空地上。
须久那肩上扛着棍子,旁边站着御芍神紫。对面不远处,美代一身休闲服,仍旧背着她的大箱子。
“喂,你就打算背个那么大的箱子吗?”须久那问道。
“我还没那么蠢呢!”美代说道,“不过一开始小王你就亲自上阵,是不是有些高看我了?”
“哦呀,你是想和我比试一下吗?”紫说道。
“求之不得呢!”美代向前走了几步。
须久那撇了撇嘴,站到了一旁。
“我很想把你的那个箱子劈裂,看看里面是什么呢!”紫将手伸到后面。
随着手臂渐渐伸直,名曰“过”的剑拔了出来。闪着光芒,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那就尽管来吧,箱子里的东西可是最后才会出场的。”美代勾了勾嘴角,笑道。
“那可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紫挥舞着剑,劈上去。
可是还没有触碰到美代,剑就下不去了。美代手里拉着双截棍,将紫的剑拦在了半空。双截棍上闪着绿色的光芒,很显然,她已经适应了绿之氏族的能力。
在场的其他人都为之一惊,美代动作的速度过快,没有人看到她什么时候拿出的双截棍。
美代将双截棍一甩,不知是紫大意了,还是她的能力本就很强,紫的剑被弹起。要不是紫及时收手,可能剑就会被弹飞。美代笑了笑,任由双截棍在双臂间翻转,划过一道道绿色的光线。
“怎么样啊!”美代帅帅地摆了一个造型。
“什么怎么样!你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须久那冲过去。
他们之间绿色的光芒不断闪过,很长时间都没有分出高低来。紫默默地看着,将剑收回去。
“这个人确实不能小看啊!”紫心想。
绿色的光在空旷的场地里闪烁着,直到一道强光将二人弹开。须久那大口喘着气,生气地走回了房子里。
美代不知什么时候将双截棍收了回去。她整个人好像没事一样,一点都不像刚和王比试一番的感觉。
“小王傲娇了哦!”美代调侃道。
“哼!以后就美代你做饭了!每天换着样!”须久那嘟起小嘴,走回自己的房子,“砰”地一声关上了门。他堂堂正正一位绿之王,竟和一个不知来历的人打成平手,好气啊!“唔……一定是因为我刚吃饱饭,所以才打成平手的。一定是这样!”须久那心想,打开了游戏机的界面。
而那面,紫回去后开始试用阿尔法送的化妆品,而美代则将身上的箱子拿下,跪坐在地毯上。她输入了密码锁的密码,将箱子慢慢打开。
“里面装的是什么啊?”紫好奇道,不过没有凑上来。
“来复枪。”美代一脸淡定地说着,将抢拿出来。
“哈?你整天背个枪干什么啊?”
“我是一个狙击手。就像你每天出门都要带上剑一样。”美代用很平淡的语气说道。
“这个年代还有狙击手?”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美代擦着她心爱的来复枪,又将枪组装起来,瞄准了紫,“不过我劝你不要知道太多了,不然小心生命危险。”
“好吧好吧,真搞不懂。”紫看着美代将来复枪放回箱子里,没有兴趣再问下去。记得在他离开三轮一言前阿尔法最后一次去那里的时候,她说什么自己被这个夜吞噬了,坠入了无尽的黑暗,因为知道的太多有了生命危险什么的,看来这世上确实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一个电话打来,美代看了一眼来点人,脸色一变,径直走出去了。
那面,阿尔法消失在了街上。再次出现时已经跨越了半个地球。
德国,德勒斯顿的一个郊外。
这里自二战后,便莫名其妙地一夜之间生长出了成千上万棵苍天大树,树枝粗壮,树叶茂密,俨然成为了原始森林一般。人们说这一定是因为战火前这里是研究石盘的地方,又诞生了两位王,才变得这样的。这片森林在阿尔法的名义下,广阔的方圆几公里都是阿尔法的私有财产。
沿着没有路的小径向一个方向走去,树木变得稀疏,矮小。在森林的深处,有一座别墅,同样是阿尔法的财产,亦或可以说是她的家。
阿尔法便在离家不远处出现了,没走到门口,便翻过一米多高的围墙进了花园。
她从花园一侧的小门进了家,还没向前走几步,里面便传来了妇人的声音。
“时之啊,你终于回来了!”
一位日本妇人走出来。她身材略胖,穿着围裙,黑发里夹杂着几次银发,盘在脑后。她将手在围裙上擦抹了几下,上前拥抱了时之(阿尔法)。
“哎呀,施瓦本太太 ,用不着这么形式化的啦!”时之抱了她一下,“那个人怎么样了?”
“一切正常。现在大概在二层房间看电视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