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K王的国度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深夜的敲门声总是让人心惊胆战,仿佛闹鬼一样。阿尔法就是这个“鬼”。
当,当当当,当当……
这个暗号对于她来说是不会记错的,可惜半天了也没有人来开门。
当阿尔法准备踹门的时候,门终于开了。
“大晚上的,你干什么啊!”一个睡眼朦胧的男人开了门。
他身着蓬松的白色睡衣,开门时还不忘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不得不说,这个人很帅气。深黑色的瞳孔,深黑色的短发,与同样拥有纯黑色的瞳孔,纯黑色的长发的阿尔法有的一比。或者说,他们本就是天生的一对。
阿尔法没说话,伸出自己血淋淋的右手。男人立即清醒了,让她进来。
房子很大,但并不是很整洁。榻榻米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电脑,书籍和实验品,弯弯曲曲地留下了一条小路。
“我说你呀,黑泽零,什么时候能好好的把你家收拾一下?跟猪窝似的。”阿尔法吐槽道。
这个被叫做黑泽零的男人愤愤不平地拿来了医药箱:“你又去干什么了?怎么还被偷袭了?”
“被偷袭的不是我,是我的手机。”阿尔法把手机拿出来放在堆积着的书上。
“谁干的?”黑泽零拿出碘酒,把她的手拽过来。
“你说还……嘶……你轻点!疼!”
“我问你谁干的!”零用棉棒狠狠地戳了一下伤口。他虽看似一副书生的样子,属性确是满满的腹黑。有人这样对待他的人,他自然不能手软。
“Scorpion.”阿尔法的手颤抖了一下。
“啊?”零的动作很明显停顿了一下,“她既然有求于你,为什么还要瞄准你?”
“可能是管理者的任务吧!毕竟毒蛇在那些人手里。”
“看来你的猜想没错,那些人开始针对你了。”
“这不是猜想,这是推理。”
“我明明已经和黑泽千奈美说好了的……”黑泽千奈美,黑泽零的姐姐。
“即使她是管理者又怎样?我的身份到了台面上,那些人为了防止我去找Scepter4什么的地方,不动些手脚是不行的。”阿尔法思考道,“不过他们利用毒蝎这一点我很纳闷,明明有那么多人可以利用,为何一定要选择她?而且为什么偏偏她还进了绿之氏族!”
“你是说浅田美代进了绿之氏族?那个你推测和你会作对的氏族?”
“现在不是推测了,刚才就去单挑了。”
“没受伤吧!”
“我可能受伤吗?”阿尔法刚说完就发现不对劲了,明明她现在还因受伤在被包扎,“欸?等等!这是啥?蝴蝶结!你让不让我回家了!我会被被克罗蒂雅姐姐骂死的!”
“那你就不用回去了。”零站起身。
“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啊……”
“嗯哼!”零走到书房。
“谁要和你这个黑色的死神在一起啊!”阿尔法起身跟过去。
“那只是一个代号而已。”零无奈地笑笑。谁叫他的姓氏是“黑泽”,代号是“死神”呢?
“双刀,酒鬼,死神……”阿尔法一口气把他的别称全说出来了,却见银光一闪,一把小刀架在了她的颈部。
“你再说下去试试!”
阿尔法皱皱眉:“师傅大人!”
“这还差不多!”零从书柜的架子里拿出了两只高脚杯,一瓶红酒。将高脚杯放在桌子的两侧,打开这半瓶红酒,手臂优雅地弯曲。散发着香气的红酒就这样落入杯中,在空中划过一条美丽的弧线。
“小姐,请品尝。”零捏起一只酒杯,绅士般地递上去。
阿尔法笑了笑。他人说他是酒鬼倒不如说他是一个装模作样的调酒师,即使零并不会品尝酒,也不会鉴定酒,但他的行为模仿得有模有样,而且他不会做那些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阿尔法关上了灯,零也默契地点上了一支蜡烛。烛台是他用废铁高温煅烧,一点一点打造的,恰好能放五只蜡烛。
乍一看来,这便有点像古典的欧洲风格了。房间的一面放着一个古朴的书柜,里面没有放一本书,尽是些小玩意:金属片,各种样式的小刀,细针,小盒子……房间的一角放着一个镂空的铁架子,架子上摆着一盆翠绿色的吊兰。吊兰的枝条垂落在了前面的半现代式的沙发上,但这沙发并没有与房间的整体风格有半点的不搭。
“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零晃着酒杯,还是有一点担心。
“还能怎样?明天去一下Scepter4,向他们解释一下刚才的事情。剩下的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不是说这个,”零放下酒杯,从书柜里拿出一个信封,推到阿尔法前面,“集团的事情。”
阿尔法皱了皱眉,放下酒杯,拿起信封,翻来覆去打量了半天。这是个极其普通的信封,正面写着“Angle 阿尔法 亲启”的手写体,背面是黑色与红色相交织的不规则图案。
“有意思!”阿尔法笑道,眼里充满了自信,“只有这么一份吗?”
“不,还有一份给我的。”零将另一个信封递上。
阿尔法接过信封,除了写着“Death 黑泽零 亲启”的字样外,没有什么不同。
“手写体,写这两个信封的是同一个人。英文书写流畅,斜体,稍有连贯,字体美观,常常用英文书写。日文标准规范,不连贯,有意一笔一划刻意模仿的意味,但结构完整,布局合理,‘亲启’二字个别笔画连贯,不是初学日语的人。先写代号,后写姓名,为了显示英文的美观,排除外国人的可能性。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对信封的外面特别重视,所以一定有猫腻。”
“嗯哼,你继续。”零嘬了一口红酒。
“你的这一个‘亲启’二字更连贯,包括名字也更顺畅,基本可以确定是先写我的这一份的。笔画同普通人一样,不是左撇子。墨迹没有断续的地方,一气呵成,从左往右,那么信封的根本地方就在于……”阿尔法将信封翻过去,“背面的图案!”
“这图案有什么地方不对吗?”零将身子向前凑了凑。
“按照书写的顺序摆好,也就是我的在左面,你的在右面想办法对齐寻找能拼接在一起的地方,就组合成了……”阿尔法摆弄着,忽然停下来,愣住了。
“什么啊?”零走到她的身后。
“不,不会吧……”阿尔法不敢相信面前组合成的图案。
“这是什么啊?”零皱了皱眉头。
阿尔法做了个深呼吸,轻轻地吐出了几个字。话音刚落,将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黑色作为背景,红色作为边框,在中间勾勒出了一个精细的画面。
即使没什么颜色,但阿尔法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紫色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