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K王的国度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这里曾是一片荒芜,如今也好不到哪里去。
十四年前的事件使这个本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发生了巨大改变。
从此,这里被命名为“迦具都陨坑”。
时之和磐先生出现在一旁。磐先生再次看见这副模样,心头一紧。
“跟我来吧!”时之带路向前走去。
即使时过境迁,这里长满了杂草,但也能看出昔日的破坏性是如此之大。时之向陨坑的深处走去,磐先生紧跟在她身后。
她一块石碑前停住了脚步。抬头望去,石碑上印刻着几个大字“迦具都陨坑”。
“什么时候有的这个石碑?”磐先生问道。
“前几天。”时之眼神一暗,抬脚向石碑后走去。
磐先生打量着这块石碑,上面用日文和德文印刻着十四年前发生的事情,将事情的经过描写淋漓尽致,将事情的本质入木三分得写出来。
在石碑不远处,有一块不大的墓碑。碑上印刻着“比水流”的名字。碑前摆放着几簇花。黑白照片上,流的笑容仍是那么自信。
“这……这是……”磐先生忽然神情黯淡了下来,“流……”
“嗯……”时之站在一旁,应道,“回到了原本的地方。”
两人没有再说话,时光仿佛倒流回十四年前。磐舟天鸡,不,凤圣悟仍是一个英俊的青年。他在废墟下救出了为王的比水流,眼望飞鸟,自取名为磐舟天鸡。他身为第六王权者的能力是守护,便是在这最心灰意冷时,选择了守护这个有这非凡梦想的少年。
而如今,同样的地点,相似的环境,不同的二人。
时之看穿了他的想法,开口:“你所想要的是守护,但你有真正的静下心来去思考,你身为王,要守护的是什么?”
磐先生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时之抢先了。
“是比水流的梦想,对吧!”时之自问自答道,“但你是否有想过,他的梦想到底是什么?他的梦想是对是错?”
磐先生想说话,又被她抢了先。自然,打断女士的话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行为。
“他想让世界平等,每个人都平等的享有异能。正如迦具都事件中,数以万计的人死亡,而他偏偏被石盘赋予了能力,重拾了心脏。他为此想要释放石盘的能力,复活在迦具都事件中遇难的人们,使世界上的人平等的享有使用异能的权利。对吧?”
磐先生知道她又会抢话,便不做声,由她说下去。说句实话,他几乎没有去干涉流的梦想,只是想去守护他的梦想,无条件的支持这个幸运儿。更不必说这个梦想是对是错了。
“是啊,石盘的财富是无穷的,若用它去造福人类,惠及全球,只是小菜一碟。但比水流终究还年轻,怕是没有想到后果。”时之看了磐先生一眼,自动忽略了他那“说的你有多大年纪似的”的表情,“人类最大的弱点就是自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欲望,并日久天长挤压着。忽然的一天使他们拥有了实现自己欲望的可能性,便会不惜代价去夺取。失败,去埋怨他人,成功,点燃了他们想要得到更多,拥有更多的希望。他们不会去考虑别人的感受,只顾自己。至少一段时间内便是这样。每个人都是这样,如此这般,有了异能,世界不就乱了套?”
这一番说辞与宗像礼司的想法略有些相同。但不知怎的,从这个外表看起来不过十几岁的小孩嘴里说出来,竟更具有深度,更具说服力。
“释放了石盘的能力不但没办法达到流的预想,反而更会拉开贫富差距,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也会随之消失。哪怕终究会有人来维护社会的稳定,但在那期间,这一场浩劫仍是不可避免的。”时之眼望那迦具都陨坑,“不仅是实质上的浩劫,更是人类精神文明的浩劫。石盘不应为此而存在。石盘存在的意义在于,它会合适的选择适用对象,赋予其能力,使其能够去进化人类,推进人类的历史发展进程。”
时之咽了一口唾沫,看了一脸蒙蔽的磐先生一脸,淡淡道:“所以,我杀了比水流。我不会为此后悔,更不会向其守护者道歉。”
磐先生也算是明白了时之的一番苦心,笑了笑:“我更想知道你费劲千辛万苦把我救了,想干什么?”
“让你为我做些事情。”时之看着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却让人感觉很危险,不可靠近。
“哦?”磐先生饶有兴趣的问道,这个被紫色正装打扮得有模有样的女孩,已经在他面前创造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小小年纪便把事物看得如此透彻,实在不得不让人佩服,“我先提前说好,我也只不过是个老头子了,我可做不了你们年轻人想的那些大事。”
“活到老,学到老。人生没有失败。”时之仍旧笑着,“虽说你的枪法并不怎么样,但能将三位王逼到那种程度,我也自叹不如了。”
“原来那时候的小姑娘就是你啊!”磐先生恍然大悟。
“啊?哦……”时之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毕竟很少有人叫她小姑娘,“咳咳……那个不重要……年龄也不重要,你是一位王,被石盘赋予了异能的王权者。我不知道石盘有没有选错人,但我知道我没有选错人。我救了你,算是你欠我一个人情,我帮你解决了比水流的后事,你又欠我一个人情。我希望终有一天,我有求于你时,你能为我所用,助我一臂之力。就是如此。”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呢?”
“我先说一下这几天的变故吧。”时之收敛了一直挂在嘴边的笑容,“前Jungle的J级成员,五条须久那,现在是绿之王。他现在因比水流的事情小规模发动了Jungle的成员,偶尔给我带来些麻烦。Jungle的J级成员里多出了一位女性成员,浅田美代,其实力如无意外,大概能与御芍神紫打成平手。御芍神紫是我哥,至少可以保证须久那不会对我乱来。现在他们仍在原来的根据地,重新调整Jungle内部。”
时之看了一眼手表,和宗像礼司约定的时间是四点,已经不早了啊……
“我则是加入了Scepter4,一方面躲避Jungle,另一方面与白银之王,阿道夫k威斯曼一同对石盘进行进一步的研究。我现在需要你帮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要开导须久那,适时鼓励他亲自与我一决高下。并且照顾好浅田美代。懂?”
“我欠你的人情就这点事啊!”磐先生只感觉头上一群乌鸦飞过。
“嗯,对啊!”时之一脸理所当然,“另一件要拜托你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这是车费,你自己想办法回去吧!”
“诶,不是,等等,你就不把我送回去啊!”磐先生接过钱。
“拜拜咯!”时之消失在原地。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