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K王的国度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太阳已经西斜得很厉害。
绿之氏族基地门前。
时之身后佩剑,从角落的入口处款款走来。御芍神紫在密码门前等候。
“好久不见啊,哥哥!没想到这次须久那选择了在自家门前。”时之热情得打招呼。
“哎呀!你竟然把一言老师送给你的剑带在身边了,我还以为自从黑泽零不再带你去那里之后你就不会再碰它了——这把没有命名的剑。”
“它确实没有名字,直到现在也没有。其实我觉得当初我给它起得名字挺好的,可惜要是说出来我会被‘群殴’的。”时之笑道。
“当初你起得那个名字,达摩克利斯之剑吗?哈哈哈,我还以为昔日的花骨朵终于等不及绽放了,好像是我想多了。”
时之见他没有开门的意思,也便理解了他在这里等她的原因——恐怕是五条须久那的指示吧。
“我不会绽放的,至少最近一段时间不会。即使你们看到我自爆了身份,即使我为王权者释放了石盘的能力,即使我现在敢于带着剑站在哥哥你面前,我仍然在隐忍着,等待着绽放的那一瞬。”时之将手伸向了刀柄,“不过为了舒展那妖娆的神秘多姿的花瓣,在绽放前要做好十足的准备不是吗?这也正应了五条须久那的意图了吧。”
紫见状,微微笑了笑:“时隔这么久,就让我这个哥哥再来调教你一番吧。”
时之收敛了笑容,在无语之中将剑抽出,什么叫调教嘛……
两把剑双双出鞘,分别闪着绿色和紫色的光芒。
好像是一个模子的刻出来的,二人的招式,动作,几乎完全一样。不过这也难怪,毕竟时之的剑术是从御芍神紫那里学来的。几个回合下来,二人仍是平手。
紫皱了皱眉, 忽然一个转身,将刀尖指向前面刺去。时之将身体一斜,想要躲过,却不料他将刀锋一转,手腕一挑。
啪……
时之目瞪口呆,手机的剑被对方挑落。
“呐,妹妹,你知道吗?”紫将自己的剑放回,“复制的是不会战胜原版的。你缺少的是自己对剑术的改进和发挥。”
“自己研究出的新的剑术吗?”时之捡起剑,放回,若有所思道。
“啊,对啊,不然你的绽放只是昙花一现。”紫准备将手放在指纹感应器上,“去找须久那吧,他大概已经等不及要打败你了。”
时之一挥手,一个椎体飞向指纹感应器,吓得紫立即收回了手。
“哥,我问你,你能理解我杀死比水流的事情吗?”
“什么意思?”
“须久那还小,不时闹闹事也是能理解的。但是我想,哥哥你大概应该能理解我的吧,关于我毁了比水流的梦想一事。不论是谁阻止我,我都不会停止我保护石盘的脚步的。而且我不为我所做的事情后悔。”时之淡言道,“现在的须久那毕竟是王,你没有反对他的权利,更何况你们是好哥们。大概是碍着你的面子。如果须久那动用全部Jungle的力量来报复我的话,我根本无路可逃。我只希望你能理解我杀死比水流的做法,这样我以后去开导须久那能容易一点。”
紫想了想说道:“算是能理解吧,每个王都有自己的想法。我确实也亲眼见证了比水流的梦想实现的那个世界。说真的,这种世界我认为不能存在时间过长,至少那短短几天已经乱套了。”
“这就好,至少我能保证少一个J级成员来攻击我。”
“不过我更好奇,你独自一人怎么对付我们Jungle?黑泽零大概不能帮你太多吧。”
“其实我要说服须久那是一件蛮简单的事情,不过我这样做只是为了锻炼自己。换句话来说,整个Jungle都是我的练习对手。日后我要面对的是比Jungle更加难缠的对手……”时之说着,眼神暗淡了些,“不过我更想让须久那心服口服,这样日后我可以调动Jungle的所有人。”
“不愧是我妹妹啊,野心够大的。”紫无奈的笑笑,这种想要利用整个Jungle的想法确实足够狂妄自大。
“嘛,不过即使没有了流,相信jungle的核心也不会垮塌。”时之笑了笑,虽然她的笑莫名很蹩脚。
“流死了,磐先生也消失了,我们虽然和美代相处的很愉快,但……嘛,大概习惯了就好了……”
时之递给紫一个椎体:“磐舟天鸡正在来往东京的路上,你去接他吧!这个椎体能显示他的位置。”
紫接过椎体。小小的椎体随着紫的意志一分为四,向四周打开,中间显示这地图,地图上有一个红色的标记和一个绿色的标记,红色的标记正在换换移动,看速度大概是出租车之类的。
紫好像明白了什么,收回地图:“谢了。别输得太惨了,不然我可不承认你是我徒弟。”他打开了门。
“啊,不会的啦!”时之笑笑走进去。
里面,须久那在那里等着。
“终于进来了啊,阿尔法,我还以为你那位哥哥想放你一马呢!”须久那将棍子甩开,“既然来了,就别想出去了。”
“你这句话对于我不适用啊!我可是可以瞬间移动的。”阿尔法,也就是时之哭笑道。
“哪来那么多废话!”须久那挥棒而来。
阿尔法已经没有时间去拔剑了,只得用椎体挡。只见绿光与紫光相碰,椎体轻松得被打碎。但与第一次不同的是,那道绿光并没有消失,而是直逼阿尔法。
嘭……
阿尔法被绿光狠狠击中,远远的甩到墙上。即使身上不少擦破了皮,背部也因为“达摩克利斯之剑”而撞的生疼,但幸好没有内伤。
“这下你知道我绿之王与你的差距了吧,还增强王权者的能力……”须久那大步走来,“明明知道鸿门宴仍单刀赴会,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嘛,只要你为流的事情道歉,向我认输,并把石盘瞬间移动到这里来,其他的事情我也就不追究了。”
“可能吗?”阿尔法手扶着墙壁,颤颤巍巍得站起来,“向你认输不就等于我颜面扫地了吗?我那么轻松地杀死了比水流和磐舟天鸡,怎么会向你道歉?”
“啊?什么?”须久那忽然青筋暴怒,“你这个混蛋!”
阿尔法笑笑,成功激起了他的战斗欲。
“我要你赔命!”须久那挥着镰刀劈下。
阿尔法拔剑,接下了这一棒。可收手时,仍被弹出好远。
镰刀与刀刃相互交错着,擦出一个又一个火花。
紫色的光与绿色的光相互交错,从高空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便可看出,自然是绿之王占上风。
屋里的浅田美代从窗户里看着,要不是须久那要亲自动手,她也很想与她比试一番。
阿尔法一愣神,须久那的镰刀劈下。紫色的光环出现在头上,将镰刀弹飞。
浅田美代走出来。
“啊……这……”须久那万万没想到,紧急情况下阿尔法这家伙还备有一手。
阿尔法愣神的原因是她的椎体在接近了。不用说,磐舟天鸡回来了。
“就此为止吧,须久那。”阿尔法收回剑,一副要休战的样子。
“你……”须久那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
“他回来了,我要走了。”阿尔法说着向门口走去。
还没走到门口,门就开了,就好像有人专门开门一样。门口是御芍神紫和磐舟天鸡二人。
“你这小子可以哈,还给我准备了礼物!”磐舟天鸡拍了拍阿尔法的肩,满意地笑笑。
就在紫刚接到磐先生不久,黑泽零找到他们,将阿尔法要给磐舟天鸡的礼物给他。磐舟天鸡打开一看,那是一箱堕天使。
“嘛,也算是一声不吭让你假死的回报吧!”阿尔法笑道。
“磐先生!”须久那飞奔而来,抱住磐先生,“太好啦 你没死……”
“啊?谁说我死了?”磐先生纳闷道。
“哈哈哈,我什么也没说!”阿尔法笑着向前走。
紫看着,心里不禁偷乐一番。几人之中,给他的礼物最贵,说明她心里还是有他这个哥哥的。
阿尔法回头看了一眼那相聚的情景,便头也不回得离开了。
这一战,谁赢了呢?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