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K王的国度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正如宗像礼司正保证的,淡岛世理副长为时之安排了男宿。
“啊,你来了,麻烦和我来一下。”世理介绍阿尔法向前走。
“是,副长。”阿尔法跟上。
“你要的东西我都已经准备好了,来登记一下基本信息就好了。”在一个房间里,世理请她就坐。
阿尔法坐下,将桌子上的纸质文件粗略地翻阅了一下。
世理坐她对面。
阿尔法没多说话,拿起笔便开始填写自己的名字:宫崎时之。
“诶,你不是叫阿尔法吗?”世理惊讶道。
“那个是紫之王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宫崎时之。”时之简单介绍道,“不过现在还不能把理由说出来,这可是对Scepter4有潜在危险的事情。”
世理很显然对这个回答并不是很满意,但听到后一句后,也便没有再问更多关于她名字的事情。
“话说你为什么要在男宿?”世理好奇道。
时之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开口。
“因为平胸。”
世理当场蒙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部,又看看时之的胸部。啊,确实啊。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她是女生,还真以为是一个长发的男性呢!
“不想填的可以不填吗?哪怕是必填的。”时之知道室长大概已经给她了很多特权,但还是保险起见,亲自问一下副长。
“你先填,之后我去问一下室长。”
时之只寥寥几笔,就填完了几页纸的文件,将文件递给世理。
世理接过文件,放入文件袋,起身:“按照Scepter4的规定,我等需要统一佩剑,你看你的剑……”
“我收起来就是了,入乡随俗嘛。”时之起身笑道。
世理原本打算让时之将带来的剑上交,但听她这么一说,也只得放弃这样的念头。
“跟我来吧,时之。”
没过一会,时之便拿着剑走向了她的宿舍。一路上也没有看见一个人,大概是因为现在正是晚餐时间吧。
不过,就在她马上到了自己的房间时,遇上了伏见猿比古。
“嗨!”
猿比古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大概是好奇她为什么拿着两把剑:“你怎么会在这里?”
“以后我们是同事了呢!”时之笑笑。
“我是问你怎么会在男宿?”
“不为什么。”她怎么能告诉他原因,“以后也请多多指教了。”
“你的房间在哪?”
“你的隔壁哦!”时之笑道。
猿比古也不好奇她怎么知道他的房间在哪的,毕竟这家伙可是神出鬼没的。
时之向前走,抬手拍了拍猿比古的肩膀。
“八田鸦想你了。”
“啧。”猿比古快走两步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时之耸耸肩,推门进入。
房间很简单。一张床,一个写字台,一把椅子,一个书柜,一个衣架——上面挂着一套青色的制服。
时之将青剑放在桌子上,将衣柜打开想要把自己的剑放在衣柜里。
映入眼帘的是几套衣服。她的风衣,西服,黑色哥特式洛丽塔裙……
衬衫的口袋上有一个字条,上面写着:黑泽零。口袋里还有一张银行卡。
时之嘴角抽了抽,这家伙什么时候来送的她的衣服,还留了一张银行卡,是怕她没衣服穿吗?不过她转念一想,反正花的不是自己的钱,那就随便买点什么吧。
她换了衣服,直接躺在床上睡着了。这几天事情太多了,哪怕她是王,也很累啊。
深夜两点半。
一个黑影闪过,躲过监控摄像头,紫色的光一闪,进入了东京最高的大厦。
自上次来大厦后,这里又加了更多的防备措施,看来以后更得小心了呢!时之心里暗暗想道,黑了监控,乘坐电梯上了顶层。
月黑风高之夜。漆黑的空中忽然出现一道紫色的光芒,由上至下,如蛇般蜿蜒,终集于一点。空中各处闪着紫色光芒的小椎体,向那一点聚拢,集合成一个巨大的剑,紫气仍在四周缭绕。
时之向前走几步,不知何时起,她头上又出现了那只兔子。
她在距那剑几步处停下,将左手抬起,聚集能力。紫色的圣域瞬间爆发,人与剑与紫近乎融为一体,在她身后隐隐能看见石盘的花纹。城市的半边天被紫色的光芒照亮。
时之打了一个响指,雾气散去。
她面前不再是刚才的那剑,而是真正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紫色的剑身以看不出原本的样子,破碎不堪,甚至几乎看不出是剑。碎片之间有紫色的光芒相连,勉强支撑着。
这才是真正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紫之王的。
“还能坚持多久?”克罗蒂雅问道。
“不知道。看吧,至少把集团弄死了。”阿尔法说道,她脸上看不出一丝笑容,更看不出一丝担忧。
“我不反对你使用能力,但还是节约点吧。毕竟 ,你还是要活下去的。”
“啊,我知道啊……但这种事情不由我说了算啊……我只能尽量了……”时之叹了口气。
在亮面与世人前,她就已经大量使用了自己的能力,那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破损不堪,威斯曼偏差接近巅峰值了。在考虑到之后她的所作所为,达摩克利斯之剑如此模样也不得不庆幸了。
“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你协助我的研究,我让你复活,重新成为紫之王。对吧!”
“你要是死了我就没希望了。只要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强。”兔子说道。
阿尔法笑了笑:“我会遵守我们的约定的。回去睡觉吧。”
她收回达摩克利斯之剑,四周再度陷入一片黑暗。
待兔子消失后,阿尔法使用自己的能力,张开自己的翅膀,飞回Scepter4,那个新的工作单位,新的家。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