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K王的国度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或是怕门口的“蓝衣服”挡住她产生不便,阿尔法直接瞬移到了御柱塔内,乘坐直梯上了存放石盘的75层——她与宗像礼司约定的地方。
推开门。果真不出所料,空旷的房间内存放这巨大的石盘,足足有六块榻榻米那样大。石盘四周散发着淡淡的青色,不用说,宗像礼司定是先到了。
“再次接触石盘,有什么不适吗?宗像先生。”阿尔法问道。
“是有点。”宗像答道,“我感觉石盘赋予王权者的能力更强了。”
“此话怎讲?”
“如果一战,攻击性更大,破坏性更强。”
阿尔法走上前,单膝跪地,将左手轻轻触碰到石盘上方的玻璃板上。石盘四周的青色剧烈的晃动了一下,随即恢复原样。
“现在呢?”
“嗯,没什么大碍了。”宗像答道。
“这就好,其他王权者大概也差不多了。”时之说着,站起身来,一挥手,石盘上的青色消失了,连同那若隐若现的紫色一起。
“关于之前说的,加入Scepter4的事情……”宗像说道,“我想让你加入特务队,但不属于特务队的其他小队。”
“任您分配,不过我希望能有相对自由的权利。”时之说道,哪怕她面对宗像整整矮了一头,气势却也差不到哪里去,“我希望可以对于个别事务我可以自由选择解决方案,如我请假未得到第一时间同意,我将自由决定我的去留。”
宗像很明显地愣了一下:“可以。我听克罗蒂雅威斯曼说,你现在独自居住在德国德累斯顿地区。不如今天起就搬到Scepter4的宿舍吧!”
“克罗蒂雅威斯曼来过?”时之虽与克罗蒂雅那只兔子心灵相通,但她毕竟也沉睡了一周,不知道那家伙干了些什么。
“嗯,我请阿道夫k威斯曼带她来的,想了解一下你的基本情况,不过没有得到什么有用信息。”
“我有一个很大胆的提议,不知能不能请你帮忙?”
“哦?你说说看。”
“我希望在Scepter4工作时,以男性的身份。”
“哦呀?为什么?”宗像不得不说这个想法确实足够胆大。
“我想保密这个原因。”时之故弄玄虚道。
“好吧。一会我就去让淡岛去安排。给你配我Scepter4的佩剑你不会介意吧,可能对你来讲长了些。”
时之微微一笑:“不会的。我曾在御芍神紫的指导下练习过,虽说有段时间不再练习了,但基本的招式大抵还是记得的,与其他人跟上进度应该不成问题。”
“这就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投入工作,明天可以吗?”
“当然可以。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想和石盘单独呆一会。”
宗像皱了皱眉,还是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时之望着他的背影,直到门被关上。
她发动了自己紫之王的领域,紫气席卷了这个硕大的房间。她将风衣向后一甩,单膝跪地,用指尖轻轻的敲着脚下的玻璃板——那下面便是石盘的正中央。
空气仿佛跟随者节奏振动起来。寂静了多年的石盘仿佛一个心脏,如今又开始运转。空中出现了紫色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在学院岛无所事事的兔子,仿佛感知到了什么,跳到窗台上。
在房顶上休息的阿道夫k威斯曼,腾然起身,望向御柱塔的方向。
在吠舞罗的红色沙发上呆坐着的栉名安娜,头猛地一抬,跑出门外,望向御柱塔的方向。
正走出御柱塔的宗像礼司,脚步一停,转身抬头。
在绿组基地里的五条须久那,难得一次无意的“游戏失败”,冲到马路上,望向御柱塔的方向,眼露淡笑。
还未坐上班车的磐舟天鸡,忽然握紧了拳头,发觉了什么。
列位王权者看向御柱塔的霎时间,明白了王权者能力忽然增强的原因。
时之站起身,一个没站稳又摔倒在地。她傻傻的笑笑,站起来。
还没等她走出御柱塔,电话便响了。
“小时!你在干什么啊!”电话那头传来很强烈的怒吼,“知不知道五条须久那那小子又给你下战书了,你还……”电话那头忽然不说话了。
“你至于这么着急吗?黑泽零。”时之不领情道。
“叫我师傅大人。”
“我现在去你那。”
黑泽零正在他的诊所里,忽然看见御柱塔上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他立即去登录了备用手机上的Jungle系统,便发现了绿之王要再次挑战紫之王的消息。
时之没有使用瞬移,而是直接步行去黑泽零的诊所。那里离御柱塔不远。
时之推开诊所的门,一位女接待员微笑而来:“宫崎小姐啊,是来找黑泽零的吗?”
“嗯。”
“黑泽医生在里面,我带你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时之说着,向里面黑泽零的办公室走去。
“请进。”
时之刚推门而入,黑泽零就蹭地起身。
“坐下。”时之按住他的肩膀,把他按到座位上,“我要我的剑,三轮一言送的那把。”
黑泽零眼神里充满了惊奇,但仍转身去柜子里拿出来递给她。
时之接过剑,拔剑出鞘。
这是一把长剑,刀刃尖锐,散发着逼人的寒气。刀身上细腻地刻着流畅的花纹,刀柄上有着三轮一言刻的“宫崎时之”的字样。
时之拿着剑挥舞了几下,剑上开始出现若有若无的紫色。她笑了笑,满意地将剑放回。
“终于开始玩真的了啊!”黑泽零的担忧少了几分。
“我给王权者的能力释放了很多,为此自己也应该玩真的了。”时之笑道,“你什么时候下班,今晚要不要共进晚餐?”
黑泽零脸上出现了放心的笑容,坐到真皮转椅里,答道:“好啊!有美女邀请,求之不得。”
既然时之都能放心下来邀请他共进晚餐了,那她大概也是信心满满了。
对于时之那个学习能力不怎么样,却坚持做每一件事以至于将事情都做到极致的人,既然她没有什么担心,那黑泽零也放心下来,草草结束了手头的工作,换上一身西服离开了诊所。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