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K王的国度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Scepter4地下监狱有些昏暗。周防尊看着头顶上的灯,恨不得把它烧了。
四周很安静,安静到令人窒息。
一道紫光逐渐变亮,化作一个人影,阿尔法。她用手一抬,狱房被一层紫色的烟雾笼罩,渐渐暗淡。
阿尔法身着紫色风衣,出现在尊的面前。她用右手在身前划过,出现了一排紫色的小椎体。阿尔法弯下身子,鞠了一躬,表示对对方的崇高敬意。
“你是谁?”尊问道。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第八王权者,紫之王,宫崎时之。”阿尔法还曾犹豫要不要说出自己真正的名字,但还是顺口说了出来,“很高兴能见到你。第三王权者,赤之王,周防尊先生。”
“我信。”尊抬眼看了一眼外面浅浅的紫气。
“谢谢。你是第一位知道我的存在的人,周防先生。”阿尔法恭敬地说道。
“你比安娜大不到哪里去吧,叫我尊就可以了。”
“就是总跟在你身后那个小女孩吧!她的哥特式公主裙挺漂亮的。”阿尔法笑了笑,“其实真正来讲,我比安娜小得多。”
“哦?你多大了?”
“真正的年龄:6岁,后来打赌失败,衰老了10岁。”
“衰老?你才多大就开始用衰老这个词了!”尊笑了笑,往过让了让,“坐吧!”
阿尔发一愣,对啊,自己怎么会用“衰老”这个词?
但她很快回过神来,坐过去,手从尊手上的手铐划过,手铐消失了。她又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这是尊常常抽的牌子,取出一根递上:“抽根烟吧!”
“嗯。”尊叼上烟,自己给自己点着了,“你来找我干什么?”
“我闲的慌,想找个人聊聊天。”
“你没有朋友?”
“我70多年便觉醒为王,用了几年时间研究德雷斯顿石板,自愿被下落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击中昏迷了50年,之后在柏林居住下来,暗中观察这个世界……”
“之后成了Homra里天天喝冰咖啡不买单的人。”尊笑了笑。
“拜托,我是有付钱的,”阿尔法苦笑道,“剩下的前我也会慢慢还的。”
“呵,那我是见不到了。”
“为什么?”阿尔法明知故问。
“找到了杀死十束的凶手,把那个自称'无色之王'的人杀了,我的威斯曼偏差就达到极限了。宗像作为青之王,为了避免达摩克利斯之剑掉落,肯定会杀了我。到时候,恐怕就见不到你还债了。”
“同样的,你也见不到安娜悲痛欲绝的表情和吠舞罗支离破碎的样子了。”阿尔法肯定地说道。
“你怎么这么肯定?Homra不是还有草薙吗?”
“我同样拥有每一个王的能力,自然也有上一代无色之王的预言术。一个氏族没有了王,必定会倒塌。就像一群羊中没有了领头羊,那就是一盘散沙。”
“呵,那你知道下一代赤之王是谁吗?”尊转移了话题。
“栉名安娜,那个总跟在你身后的小女孩。”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我怕她没办法支撑起吠舞罗。”
“这点你可以放心,尊。”阿尔法说道,“安娜虽然有些弱小,但她的红色是独一无二的,不亚于任何一个人。等她作为王觉醒时,自己自然也会明白这一点的。”
“这样啊!”
“其实我特别羡慕吠舞罗。”阿尔法憧憬道。
“哦?为什么?”
“你们可以一起嬉戏打闹,无拘无束。大家在一起没有地位等级的划分,有的只是最深厚的友谊和抹不掉的美好记忆。”
遵沉默了,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不过十束死后气氛就显得很压抑了。”
“我可以告诉你关于他死的一切信息,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尊很感兴趣的样子。
“不要冲动。”阿尔法认真地说道,虽说她本就认为这是废话。
“我答应你。”意料之中的回答。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