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K王的国度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那个少年身体里其实是白银之王,阿道夫k威斯曼的灵魂。他曾被无色之王干涉,被无色之王——那个孤魂用来杀人。无色之王实际上是在帮助第五王权者,绿之王,比水流。绿之王想要称霸一方,所以从吠舞罗的人开始入手了。”
“真是个异想天开的家伙!”尊没好气地说道。
“不过,恕我直言,那天即使十束先生没有被无色之王杀死,”阿尔法看了一眼尊,他的眼神里满是怒火,她咽了口唾沫,接着说道,“他也会死的。或者换句话说,那天晚上,他去那栋大楼就已经迈入了死亡的界线。”
尊瞟了她一眼,让她解释。
“十束先生太过于善良,以至于救了一个恩将仇报的家伙。那人一直在追杀十束先生,那天晚上本就已报答的名义约了十束先生在那栋大楼最顶层见面,没想到十束先生到了楼顶,被别人下了手。”
“那个人是谁你知道吧!”尊手上冒出了跳动的火焰,很明显在威胁阿尔法。
可阿尔法不吃他这一套,将手从火焰上划过,火焰不受尊的控制消失了。
“我不知道是谁,”阿尔法如实回答道,“但我会知道的。因为我也被那些人追杀着。”
尊一愣,把吸完的烟蒂扔在地上,用脚踩灭:“呵,真是一个具有戏剧性的故事。”
说着,尊伸出手来,想阿尔法又要了一根烟。
阿尔法把整整一盒烟递给他,抱怨道:“不是我说你,平日里都吸这么贵的烟!”
“好的打火机自然要用好的香烟。”尊接过烟盒,取出一根叼上,没用手,烟就自己着了,“说说你对伏见的看法吧!”
“恐怕宗像先生早就看上他了吧!”阿尔法笑了笑,简短地说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那种人在Scepter4更好吧!”
“为什么?”尊对这个回答显然一点都不吃惊。
“伏见先生算是一个理性大于感性的人,更适合与在一个充满规矩的地方生存,在吠舞罗反倒不适合。恐怕这点只有八田先生没有察觉到吧!”
“说得你很了解似的!”
“哈哈,不敢不敢!”阿尔法笑道。
“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吠舞罗和Scepter4,你选哪个?”
“啊?”阿尔法被问住了,自己面前是赤之王,又处于青之王的领地内,这个问题很让人纠结的,“你这样问我怎么回答啊!”
“回答我!”
“其实,我哪个也不想选择。”阿尔法想了想说,“因为我一向自由,有了高智商,八位王的能力,不受法律和120协定的约束,没有自己的氏族和朋友。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蓝天任我翱翔。”
“你会厌烦的。”
“为什么?”
“比如说我,我曾经也讨厌十束的性格。但要是没有他,恐怕第二个迦具都事件就已经发生了。没有他,没有草薙,没有安娜,或许无法组成完整的吠舞罗。总是孤独,你会厌烦孤独的。”尊语重心长地说。
“孤独吗?”阿尔法喃喃道,“其实每一个王的内心都是孤独的吧!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越容易被人难以理解。正因为如此,才会有王的氏族的出现。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王与其氏族是一种互相索取的关系吧!”
“大概就是这样。”
“正因为有十束先生这样的存在,所以尊才要不顾一切代价找到凶手吧!”
“啊,没错!”尊从嘴里吐出烟雾,烟雾与那紫雾不同,慢慢消失了。
“原本还想劝你别把事情闹大,现在反倒是我被你说服了。”阿尔法傻傻的笑道。
尊也难得笑了,这孩子……
“不过,说真的,你要是就这么任性地做下去的话,结果是什么你也知道的。吠舞罗少了首领可不行,你就这么死了的话,不论是对安娜,还是对整个吠舞罗来说,都是巨大的打击。”
尊张了张嘴,没说什么。
“我帮你调整你的威斯曼偏差值,等事情结束了,你再回去做你的王。”
“不用了,我已经受够了。”
阿尔法大吃一惊,虽然这样的回答也是能想到的。
“我相信安娜。”
“对于赤之王,我致以无条件的支持。”
牢房内陷入了沉默,直到一道紫光的出现打破了这篇寂静。
是兔子。
“无色之王的事情查清了。”兔子走过来,随即,阿尔法站起身,走到了墙边。
“姐姐。”阿尔法称呼道。
“无色之王可能要过来,按照速度马上就来了。”兔子蹦到了阿尔法头上。
“他再快也快不过我的思维的。”阿尔法自信地说道。
话音未落,一条蛇魂从牢房的窗户缝中飞了进来。
“初次见面,第三王权者,赤之王,周防尊。”他一进来,就打了招呼。
“呵,你就是无色之王吧。”肯定的语气,尊冲着那条蛇魂吐出了烟雾。要不是因为这里还在Scepter4,他早就把眼前的仇人烧了。
蛇魂扭动着身躯,从尊的瞳孔里进入了他的思想。
阿尔法瞟了一眼那坚毅的双眸,嘴角微微翘起,把手放进衣袋里,等待着。
不出所料,蛇魂狼狈地出来了。在尊的灵魂里,他看到的不是像别人一样飘渺不定的意志,而是一只浑身散发着火焰的凶猛老虎。
尊吐出了烟雾,没说什么。
蛇魂转向阿尔法,为这里仍有一人大吃一惊:“你是谁?”
阿尔法没说话,她郁闷着自己的存在感是有多么渺小。
蛇魂扭动着妄想进入阿尔法的灵魂,但刚碰到,就失败了。
阿尔法伸出了一只手,仅仅用了两个手指,便拿捏住了蛇的七寸,狠狠地甩出去。
“走吧!”周防尊站起身,将烟头狠狠地踩灭,即使那支烟蒂仍有大半没吸完。
红色的火焰瞬间充斥了整个监狱的过道,也充斥了每一个吠舞罗成员的心。
阿尔法笑了笑,知道她拦不住了。
“保重,尊。”她说着,这也是离别前最后的赠言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