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卿时之

我一生儿,爱好是自然。

K王的国度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浅田美代无奈地笑了笑。
“我们也走吧!”五条须久那把棍子放在肩上,和绿之氏族的人一同,绕过Scepter4,离开了。
“感觉须久那今天不是很开心哦。”御芍神紫调侃道。
“哪有?”须久那撅了噘嘴。
“明明就有一点呢!”美代笑道。
“啰嗦……”须久那把头别过去,看到了一个人,“阿尔法?”
“你是来索要医药费的吗?”美代冷冷地笑道。
“聪明。”阿尔法向前走了走,“不过医药费什么的不着急,我知道你身上有糖。”
美代看着她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牛轧糖扔过去,顺便低声骂了一句:“狗改不了吃屎。”
阿尔法一把接过,打开手掌看了看,皱了皱眉:“我不喜欢吃牛轧糖。给你喜欢的人如何?”
“哼……”美代冷哼一声。
阿尔法拿出一串钥匙,递给须久那。
“这是什么?”须久那接过钥匙。
“很抱歉修复了你们的领地没有给你们钥匙。”阿尔法微微欠身,以示歉意,“可怜了那个叫做琴什么的鹦鹉了,饿了一个星期。”
“琴坂……”须久那和紫对视了一眼,很无语。
“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阿尔法脚下出现了紫色的圣域,“浅田美代,你的事情我尽量办,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我就好了,我还没有恨到想要杀了你的地步。”
“可惜你的眼神出卖了你。”美代不留余地地说道,“那个人的事情,我很抱歉……”
“你不用每次见到我,都说同样的话。如果你真的感到抱歉,就不应该和那些人仍有瓜葛。”阿尔法消失在了原地。
“你们之前,是有什么事情吗?”须久那问道。
“嘛,没什么。”
“你搬到我们的基地吧!”须久那拿着钥匙提议道。
“好啊,反正我现在租的房子。”
“不过,紫,你今天有点奇怪啊!”
“哦?我怎么没看出来?”紫笑道,“不过这枯枝烂叶中竟藏着一朵娇艳的鲜花,长满了刺,可就不是那么好扼杀了。”
“哼,不管怎样,也要把她从游戏盘中踢出去!”须久那咬牙切齿道。
“鲜花?游戏盘?”美代愣道。
“紫他就是这样啦!总是说一些奇怪的话。”
“不过感觉御芍神和阿尔法以前认识呢!”美代问道。
“叫他紫就好了,也可以叫我须久那!”须久那说道,“不过,紫,你以前和阿尔法认识?”
“嗯。”紫说道,“她的师父是俳句爱好者。在我从师三轮一言的时候,曾多次带她来拜访。他们就叫我和阿尔法认了兄妹,她的剑术还是我教的。”
“哈?”须久那和美代大吃一惊。
“不过一开始我没认出她而已。”紫一脸淡定的说道。
“那你妹妹……”须久那咽了口口水。紫的能力可是不容小觑的,阿尔法的剑术还是他教的,岂不是也不能轻敌。更何况紫看起来并没有要与他这个妹妹为敌的样子,和提及夜刀神狗朗时的态度完全不一样。难道紫要站在阿尔法那面?
“须久那你放心就好了,我不参手。”紫笑了笑,“不过这朵花即使开放了,也不难摘掉的。”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谁也没再说话。须久那以前都没有看见过紫保持中立。
直到在绿之氏族基地的门口。
须久那用绿之王的能力打破了向前阿尔法设的结界,刚拿出钥匙打开门,琴坂便飞了出来,落在须久那手里。它的脖子上套着一条绳子,绳子里穿着一张卡片。
须久那拿下绳子,将卡片上的内容读了出来:“由于比水流不在了,琴坂不能再作为绿之王的媒介了,智商会相应下降。不知道它平常吃些什么,随便买了些饲料,勿在意。”
“智商……是说须久那你的智商没有流高吗?”紫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个家伙……”须久那生气得把纸揉成一团,“太看不起人了!”
“不过恢复得还不错呢!”紫走进去。
“这倒是。”须久那也走进去。房间和原来一模一样,只不过少了两个人罢了。
“唉……”须久那叹了一口气,走进了他的房间。今天他难得没有直接玩游戏。
紫刚准备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下,便听见了须久那的叫喊。
“这是什么啊!”须久那跑出来,“阿尔法那家伙一定弄错了!”
“怎么了吗,须久那?”紫走过来。
“你看看!”须久那指向房间中央的一堆箱子。
紫走过去,大吃一惊。几个箱子里装的是欧洲名牌进口化妆品。
“你快拿走!我要睡觉了!”
“好好好!”紫抱起箱子搬走了,不一会又回来了,“阿尔法给你的东西,放在了我的房间。”
“诶?”须久那有些吃惊。如果说阿尔法给紫是处于兄妹情的话,给他是为什么?
须久那拆开包装,拿出来。这些是进口的游戏,来源于世界各地,而且画面和操作与须久那平常玩的大相径庭。
“这……”须久那愣住了,“不过即使这样我也不能原谅她毁了流的游戏,再多的游戏都不行!”
紫看着他一脸干劲的样子,笑了笑,去拆化妆品了。
他没有想与阿尔法为敌,不仅仅是因为认了兄妹的关系。以前听三轮一言说,阿尔法的悟性不是一般的高,做的事情不可能有错。他也在反思问题出在了哪里,毕竟阿尔法那样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回去随意杀王的,当年宗象礼司杀死赤之王后,承担的弑王的后果也是显而易见的,阿尔法不会傻到那种不顾后果的地步。
即使他也有些恨她,不过相比起须久那,紫更为理性了些。

评论

热度(1)